276/315

陈可之 陈可之 2003年作 《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

油画   北京
浏览次数
317140
作品详情 Details
作品名称:陈可之 2003年作 《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
上传日期:2016年9月24日 20:30
作品尺寸:60×90cm
创作年代:
材质形质:
其他介绍:发表:天津人美出版07年7月《中国当代油画家—陈可之》
《中国美术馆》月刊第8期第45页
参加2007年3月北京杰孚画廊
参加2007年4月中国文化部中外博艺画廊
陈可之
1961年生于重庆江津。
1978年考入四川美院油画系,师从刘国枢、叶正昌、魏传义等。
1982年毕业后在重庆出版社等单位任编辑工作。
1994年创办桑田画廊,
1999年创办陈可之文化艺术公司。
2006年建立北京油画工作室。
陈可之现为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重庆市对外友协理事、重庆市政协委员、世界美术家协会(美国)副主席、连续担任七、八、九届中华全国青联委员。入选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美国大百科全书《世界名人录》、《中国当代名人录》、100位《中国当代美术家》光盘图书,2007年中国美术馆个展。
作品及展览:
1967年至1976年,为家乡当地各单位、各学校绘制宣传画、主席油画像,作品入选县、地及省级美展。
1979年《人像》“首届全国美术学院学生作品巡回展览”。
1980年《历史》作为“伤痕画派”的代表作之一,获四川省第一届文艺评选优秀作品奖,中国美术馆和美国林肯中心藏。
1980年《初晴》1983年四川油画赴深圳作品展。1981年《延河水》、《抢救生命》四川美院赴京油画展,《延河水》在《人民日报》、《四川油画选》等一百多家报刊发表评述。
1982年四川美院毕业作品《远天远地》、《沙地的河》等在上海人美《美术丛刊》发表。
1983年《远天远地》等三件四川美院赴山东画展。
1985年《又一春》“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并赴东欧波兰、捷克和前苏联展出。
1987年由四川美术家协会主办的“陈可之油画展”在成都四川省展览馆举办,展作品45件,此展为四川美协首次主办的个人油画展。
1987年12月,《冬日晨曦》在上海获首届中国油画展金奖。
1987年《世上本没有路》(后更名《长征》)建军六十周年全国美展。
1988年作为全国美协邀请的十一位画家参加全国美术主题创作座谈会,并受广西桂林理光复印机厂赞助创作《和谐的噪声·中国1988》。
1989年第七届全国美展。
1988年重庆夫子池展览馆陈可之油画个展。
1990年《东方之子》入选第二届中国体育美展,被萨马兰奇先生选定为瑞士国际奥委会博物馆收藏。
1992年主持创作重庆歌乐山烈士纪念《1949.11.27大屠杀》半景画。
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共青团北京市委以作品《东方之子》为题举办“东方之子迎七运盼奥运”公益活动。同年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专栏作人物专访。
1994年《圣峰珠穆朗玛》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同年,《捕鱼的小姑娘》入选日本东京国际艺术博览会。
1995年肖像画《山鹰》等六件入选香港文物馆中国绘画精品博览会。
1996年香港三石轩在香港大会堂主办“林风眠陈可之同台展”,展《第一缕阳光》等八件作品。
1997年《醒狮》、《回眸》等六件入选新加坡国际艺术博览会。
1996年开始创作人文生态的长江三峡系列油画持续至今100余件。
1996年至1998年创作《长江魂—三峡纤夫》,
1998年《长江魂—三峡纤夫》赴广东珠江三角洲巡展。2000年获文化部第八届群星奖金奖、首都观众投票评选为“最喜爱作品”名列第一。
1999年《三峡晨曲》由人民大会堂重庆厅收藏陈列。2003至2005年在陈可之文化艺术公司的投入和组织下,创作大型油画《重庆大轰炸1938—1943》,2004年在日本获日广岛县日中友协颁发“和平贡献奖”。
2006年由重庆市高院以胜诉的终审判决使该作陷入的三年著作权纠纷尘埃落定。2007年央视首播三十四集电视连续剧《记忆之城》以此作画面作为该剧大结局。
2005年三峡油画系列《纤痕颂》、《遥想当年赤壁》等五件由中国三峡博物馆收藏。
2006年北京长安俱乐部举办文化部第六届中国艺术产业论坛陈可之油画观摩展,展作品10件。
2007年3月个展《消逝与永恒》北京杰孚画廊,展品33件。
2007年个展《远古三峡风》文化部中外博艺画廊,展品45件。
2007年7月《历史》参加文化部中外博艺画廊“四川画派”展。
2007年中国美术馆“三峡风—2007陈可之油画展”及专家座谈会,展作品26件。
拍卖和出版:
1993年《少女的早晨》、《家山》由香港佳士得油画拍卖;1995年《处女湖》、《捕鱼的小姑娘》由广东嘉德油画拍卖;1996年《夕阳潮退》(又名‘世纪之恋’)由香港佳士得拍卖。
2005年至2006年重返中断的艺术品拍卖,作品《冬日晨曦》、《历史》、《比天空广阔的是胸怀》等分别在中国嘉德、上海崇源、广州嘉德等拍卖。
重庆出版社《陈可之油画选集》、作家出版社《诗与画的和平宣言—重庆大轰炸1938—1943》为叶延滨等数十位中国著名诗人赋诗配画、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当代油画家陈可之》。
名家评点陈可之三峡油画:
夏硕琦(著名评论家、编审):
从陈可之几十年来一以贯之的创作思想和艺术实践,从他审美关注的焦点和题材选择的切入点可以看出,他善于从宏观的视野瞩目民族的命运,善于从现实生活的洪流中发现那些最富于视觉吸引力、情感征服力的微观意象,来结构生气灌注的画面形象、创生灵气往来的审美意境。他具有诗人的气质,他的画往往情浓于理,理由情生,他的画激情澎湃,以情立象,象外寄意,他追求象外空间的精神荡漾。虽然,他的画风写实,但是他常常化写实为象征,他笔底奔涌着西方浪漫派和东方写意派的逸风。陈可之化十年的精力,独辟蹊径,关注三峡生态,对三峡生态史的书写,动人心魄。这是心灵与自然的对话。随着其民族文化原创性因素的不断强化,将会引起国际间的审美关注。
他独特的视角,新人耳目的艺术创造,在一定程度上拓展了绘画的表现领域与精神空间,也相应地拓展了现代人审美关注的视野。以艺术的情感力量,呼唤对自然的尊敬,对地球家园的关爱,建构自然生态伦理与道德良知,艺术家责无旁贷。
大音希声,这些古老的文化遗存在历久的缄默中,爆发出心灵的惊雷。陈可之的三峡油画为我们提供了诸多有益的启示。
张晓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院长):
我想讲的就是,陈可之的油画呢,我老觉得给别人的印象就是从一开始,意识不一样,他的意识和市场画态也不一样,因为市场画态有的我很熟,那个路线不一样,就是远离市场画态,我不知道算不算市场画态,画得不太一样,这个就是语言上不断的在探索自己的语言,尤其到了三峡这一批,我觉得逐渐的本土化的特点。比如画三峡的山水,用了很中国传统的元素,比如虎皮皴,这个东西不是西方的线条,是中国的皴法,用油画的语言来理解这个皴法,我觉得很独特,我觉得这个应该坚守。
冯法祀(中央美术学院原油画系主任、教授、中国油画学会顾问):
时下的艺术市场,纷纭不冷静,但从陈可之的画中我看到了难得的冷静,这很难得。从徐悲鸿、李铁夫到现在,油画传入中国已是几代人,他们回到祖国一定要画自己国家的东西,结合中国实际把画画好,这是要付出多少心血的,而不是凭空想而成,要经受时间的考验。现在看到陈可之这样的画家的作品,我很高兴,我认为他的选择很成功,选择一条表现生活的路,很正确,体现了人生追求。陈可之可谓人小心大,专捡难题做,画人物众多的纤夫和大轰炸,画自己熟悉的、耳闻目染的大题材,他一张画画两年,时间不多,但很值得很了不得,是一个大贡献。
张新建(文化部艺术市场司副司长):
陈可之的作品虽然屡获大奖,但并没有人为炒作而受到市场的追捧,为了充分投入创作三峡大型系列,从九五年起他的作品就中断了拍卖,去年才重回拍场,对这一切陈可之处之泰然。他说:一个艺术家最可贵的品质在于独创性,是具备独到的思想和成熟的风格,我的风格既不前卫,也不传统,但传统文化对中国油画很重要,我深知笔墨当随时代、当随胸臆、当随自然。
我很赞赏巴黎二十世纪画廊R先生(CLAUDE ROLAND)对绘画意义的回答,他说,“绘画是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这是它最大的魅力”,今天,我们从陈可之的作品里正感受着这样
一种力量和魅力。陈可之的历史油画和三峡系列油画,是对长江文明的传承和升华,焕发着民族精神的光彩,填补着岁月流痕的空白。陈可之坚持走一条属于自己风格和思想的艺术道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陈可之油画独特的美学价值和艺术魅力,一定会成为中国艺坛的中流砥柱,并以其卓越的艺术成就自立于世界画廊。
蓝勇(西南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博士研究生导师)
我以为,陈可之先生的三峡系列油画,以独特新颖的艺术语言和表现形式,给我们呈现了一个熟悉的又似乎是陌生的神秘世界,是对人与赖以生存环境的关注,也是在精神领域的再次升华,它对长江文明的传承和发挥,填补着岁月流痕的空白,具有其独立意义的美学价值,是经受得起时间的考验的。
朱虹子(中国艺术报副社长):
从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陈可之26幅三峡系列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优秀画家的诚实的思考和艰辛的劳动,他的作品以厚重的笔调流露出他对历史变迁的思考,画面上每个人物的动态和整体结构以及周围环境的细致刻划,都经过慎密推敲和反复修改,这些作品源于画家奇特的人生之旅和成熟的艺术观,陈可之油画是地道的当代中国油画。
林木(四川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陈可之大胆地使用西方表达同样效果的古典主义形式,随心所欲地造成强烈的明暗反差,突出主体物质特性和体积感,突出主体人物或人群,即以强烈的人工光源色造成特定的环境氛围,并以此形成和自然真实相区别的艺术的距离。有趣的是,陈可之把这种本来只应在室内出现的人工光源效果移植于他想移植的任何自然环境之中,这当然就会造成一种场景的冲突,一种戏剧性效果,一种东方历史的神秘,一种英雄主义的崇高所需要的震撼人心的情感力量。但也因此形成一种特色,这使陈可之的写实又带上了一定的超现实的浪漫主义性质。
梁江(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
人文精神的缺失是当代中国画坛不但是油画,也不但是中国画,是整个中国画坛上,当代美术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所以我想,这个陈可之先生的作品,我们尤其要重视它,我想从陈可之身上,80年代出道到现在这个作品,其实他一直都有一些份量非常重的、给人留下印象很深刻的作品,我觉得这个非常的难得,中国油画界应该鼓励这样的人,应该鼓励这样的创作。因为艺术根本就是要以情动人,你的情感你是很诗意的,能触动别人的心灵,所以我选了这个本来就是艺术上很基本的一个规律,所以我想陈可之先生,我觉得他是在我们当代美术史上是有地位的。
尚辉(美术杂志总编辑):
三峡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创作,当然也很好,也不是说不好,高山平湖啊,表现现代的这种社会主义的建设,现代化的建设,包括葛洲坝的建设,我觉得也非常好,但是很少是从这种历史感去,所以陈可之的那些画,岩石、岩石上纤夫的那种拉痕,画那种纤夫的古道,这些作品我觉得都贯穿你对三峡历史乃至中华民族历史的思考,实际上这是你的表达思想情感的符号,也是你的一种介入。画三峡应该是自古都有画三峡的,特别是山水画中,所表现的三峡尤其多,中国山水画在表现三峡的时候,不管是画山,还是画人,那么所表现的大部分是画山水的那种壮阔感觉,或者是表现文人内心出世的那种情怀,但是中国的画家很少通过三峡去表现那种悲怆意识,或者是带有悲剧感的一种审美音韵的审美精神。
作品留言 Message